<menuitem id="wdup6"></menuitem>
  • <tbody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body>
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  1. 采編熱線(xiàn):0913—3362222

        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        首頁(yè) > 人文書(shū)畫(huà) > 人文渭南 > 正文

        又 一 年

        又 一 年

        作者 林沐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40124145553

        昨天是12月28日。吃了一驚,一年又過(guò)去了。想起這歲歲月月,感嘆之余,還有點(diǎn)沖動(dòng),要么寫(xiě)點(diǎn)東西,隨擬好了名字,就叫“又一年”。

        清除所有的家務(wù),端坐在書(shū)桌前,愣愣的看著(zhù)對面的墻壁,腦子亂哄哄的一鍋粥,提不起串,不知道從哪里起筆。

        到了晚上,竟然做了一個(gè)夢(mèng)。夢(mèng)里給自己出了一道題,還叫“又一年”,一時(shí)答不出來(lái),有點(diǎn)半瓶子醬醋倒完了的感覺(jué)。題目無(wú)所謂,但郁悶挫敗的情緒,讓一整個(gè)上午都不開(kāi)心。中午獨自喝了點(diǎn)酒,就又想著(zhù)這“又一年”來(lái),是否應該先把這一年總結一下。

        這一年的常態(tài)無(wú)非是天亮了起床,天黑了唾覺(jué),吃飯做家務(wù),鹽油醬醋等。隔三差五去市場(chǎng)轉轉,買(mǎi)些菜果;去超市轉轉,買(mǎi)些生活必需品。有時(shí)孫子回來(lái),陪著(zhù)玩,念點(diǎn)詩(shī),講點(diǎn)小故事。一次去沋河邊,見(jiàn)一尺余的小臺階流著(zhù)水,我說(shuō)這是小瀑布。孫子脫口而出,“…,遙看瀑布掛前川。飛流直下三千尺…”。周?chē)娜?ldquo;嘖嘖著(zhù)”,我心里喜歡。哼,有付出就會(huì )有收獲。四、五月份,和妻子出外自駕游,一天跑過(guò)一千二百公里。有妻子發(fā)到家庭圈的信息為證。“昨天凌晨五點(diǎn)多起床,簡(jiǎn)單吃了點(diǎn)早餐,我們家長(cháng)駕駛吉普愛(ài)車(chē),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達14個(gè)小時(shí),行程約1200多公里,于晚八點(diǎn)半入住酒店。非常自豪,給予表?yè)P,希望繼續沉著(zhù)冷靜,砥礪前行。”

        另外呢,還讀了幾本書(shū),《圍城》、《邊城》,蕭紅、張愛(ài)玲、三毛、賈平凹、余秋雨等,還有一些民國時(shí)期的小說(shuō)和人物傳記。重新閱讀了《紅樓夢(mèng)》??戳税氩狂R爾克斯的《百年孤獨》,就有點(diǎn)頭暈,明天再看下一半。人啊,生活要在和平年代,但和平年代的作家,寫(xiě)不出社會(huì )動(dòng)蕩時(shí)期作家寫(xiě)出來(lái)的作品有味道。這可能就是人們說(shuō)的閱歷就是財富吧。

        酒精繼續燒著(zhù)腦子,挖空心思的再尋找這一年來(lái)雅致的,能在人面前擺上臺面的,或者是成績(jì),或者是榮譽(yù)。其余的都是平平常常的,沒(méi)有特別的事,沒(méi)有跟昨天不一樣的。天天過(guò)去的時(shí)間象過(guò)去農民打土墻換板,所有的不一樣,都是形式的,是機械的簡(jiǎn)單的重復。生活內容也是簡(jiǎn)單的同一到幾乎不值一提,是一個(gè)樣子,都瑣瑣碎碎的。一天重復一天,一月重復一月,一年一年也是的。

        我的家就住在公園旁邊的小區。冬日下午的陽(yáng)光懶懶的,不明也不暗。公園里進(jìn)進(jìn)出出的人,不多也不少?;一业目諝?,夾雜著(zhù)有一聲,沒(méi)一聲的吊嗓子聲音,透過(guò)窗子的縫隙擠進(jìn)來(lái),讓人心里一陣陣的收緊。

        又回到了主題,今年,就這樣過(guò)去了。那過(guò)去的哪一年又是記憶中最深刻的呢?

        記得少年時(shí),盼的就是過(guò)年。過(guò)年能穿新衣服,能吃白面饃油角角,能響炮仗。能光鮮的走親戚。大約三、四歲時(shí),我有一頂老虎頭樣的棉帽子。平時(shí)舍不得,每當過(guò)年就會(huì )拿出來(lái)戴。對于小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老虎頭帽子很神氣。紅艷艷的底色。兩只黃黑線(xiàn)勾織的大眼睛炯炯有神,耳朵高高的聳立在兩邊,從頭上延伸下垂部分是老虎的身體和尾巴,一直到我的腰間,下面的花絮上墜著(zhù)幾個(gè)響鈴,走起路來(lái)叮叮當,叮叮當的響著(zhù)。在大年三十的早上,早早的起來(lái),人沒(méi)到聲先到,在前后院子和人多的地方,興奮的亂竄。

        從朦朧的年齡, 到青年,進(jìn)入中年、老年,好像一步跨了過(guò)來(lái)的,老早的事情忘不了,后來(lái)的事情記不清,到了現在顛三倒四,常常有事記不住。

        最近幾年,不但覺(jué)得時(shí)間快了,就是從感情上和過(guò)去也不一樣了。有時(shí)甚至十分的脆弱、敏感,甚或不能自抑。聽(tīng)著(zhù)生活中的傷悲之事,甚或看電視、讀書(shū),都會(huì )影響情緒變化。自己成了故事中的人物和角色,喜怒哀樂(lè )常常受別人的左右。作品中的角色傷感時(shí),自己淚流滿(mǎn)面,興奮時(shí)亦不能自抑,高興時(shí)也興高采烈。

        上午剛剛磕絆了幾句嘴,要不了一會(huì ),氣還沒(méi)消,為啥事的競然忘了。

        前幾天遇一老朋友,我問(wèn),還打牌嗎?朋友:打個(gè)小牌,但不熬夜了。我問(wèn)為啥?朋友說(shuō)打牌晚了睡不好,一晚上滿(mǎn)腦子飄的都是二餅八條。我亦有同感,雖然極少打牌,但心小了,心思反而多了。說(shuō)是第二天要有啥事,當天晚上準唾不好。

        從啟蒙上學(xué)到初中、高中,上山下鄉,20歲上就參加了工作。工作后,在縣上很短時(shí)間就調到了地區,中間雖變換了幾次崗位,去縣上了幾年,就又回到了市(地區)上。算起來(lái),前后在市上工作了三十三個(gè)年頭,一生中最燦爛的年華都在這里。

        前段時(shí)間重讀了魯迅先生《在酒樓上》的小說(shuō),更是感慨萬(wàn)千。中有先生的舊同事呂緯甫感嘆世事人生的一段話(huà)。“我在少年時(shí),看見(jiàn)蜂子和蠅子停在一個(gè)地方,給什么來(lái)一嚇,即刻飛去了,但是飛了一個(gè)小圈子,便又回來(lái)停在原地點(diǎn),便以為這實(shí)在很可笑,也可憐??刹涣犀F在我自己也飛回來(lái)了,不過(guò)繞了一點(diǎn)小圈子。”我從市上到縣上工作幾年后,又回到了市上機關(guān) 。坐在敞亮的辦公室,前后左右看著(zhù),心思這幾十年不是畫(huà)了一個(gè)圓嗎?又想起八十年代初,我剛進(jìn)機關(guān)的時(shí)候住宿辦公在一起,就在隔壁,只一墻之隔,這不又是一個(gè)圓嗎?人常說(shuō)事辦的好不好,也說(shuō)成圓不圓。我這不是圓了又圓,大圓套小圓。這樣想著(zhù),自然自豪愉快之感油然而生 。讀了魯迅先生的書(shū),才恍然大悟。過(guò)去自以為畫(huà)了一個(gè)圓,其實(shí)無(wú)非就是再平常不過(guò)的一個(gè)“小圈子”么,外邊的世事大的很呢。記得有一種說(shuō)法,改革開(kāi)放前,中國農民一生社交距離約為平均十五公里。純粹說(shuō)距離的話(huà),我這一生比他們多不了幾公里。這樣想不要緊,但心里最優(yōu)越的感覺(jué)沒(méi)有了。

        同樣,錢(qián)鐘書(shū)先生的《圍城》,用一個(gè)字兒來(lái)說(shuō),也不就是一個(gè)圈么?圈里的人想出來(lái),圈外的人想進(jìn)去。對照自己走過(guò)的圈,是否也適合這個(gè)說(shuō)法,一定要回答的話(huà),真還不知道。原因是設想過(guò)這個(gè)問(wèn)題!但想起少年時(shí)自己的夢(mèng)想,是做一名考古工作者。那如果有來(lái)生,我還是想出圈去試一下,要不就再枉活了一生。

        翻過(guò)來(lái)一想,現實(shí)沒(méi)有如果,現在沒(méi)有假設,鉆牛角尖去想這個(gè)事,只能是給自己添麻煩。其實(shí),放開(kāi)來(lái)去想,誰(shuí)又不是生活在圈子里呢?有夲事的人,不過(guò)圈子大些罷了。王熙鳳說(shuō)的好,“大有大的難處。”道出了多少人的心酸。一些人因為圈子大把握不好,而帶災受難。 這樣一想,心里又平順了一些。所以,遇到再大的事,還是要會(huì )想。

        這一年的事只能這樣平常無(wú)奇了,那來(lái)年能不能過(guò)的高大上有意義,得想想這個(gè)事,這很現實(shí)。

        少年時(shí)期做夢(mèng)叫理想,青年、中年時(shí)做夢(mèng)是夢(mèng)想,是出于少年時(shí)的初心,青年時(shí)的追求,中年時(shí)的努力,很是現實(shí)。到了五十歲,六十大幾歲在本應看透世事,看淡生死的年齡,還在嘆息時(shí)光荏苒,歲月流逝,那簡(jiǎn)直不可思議。說(shuō)好聽(tīng)點(diǎn),是癡心妄想,不識時(shí)務(wù)。說(shuō)不好聽(tīng)點(diǎn),是腦子被門(mén)夾了,有病。

        事情想通了,道理講清了,心里也就變化了。一句話(huà),再不應是感嘆歲月如梭,而是要享受歲月如歌。由此,我也作自我批評,調整生活態(tài)度,給自己定個(gè)目標追求。盡可能不給社會(huì )添亂,少給兒女添怨,少讓別人麻煩。在柴米油鹽中,尋找生活的快樂(lè ),要以土豆也是干糧的思想,尋找自己喜歡,又可能的事,讓生活有滋有味,有快樂(lè ),還要有尊嚴。

        哦,我是生于年末歲首的人,是農歷的年未,陽(yáng)歷的年首。農歷折算成陽(yáng)歷是新年的元月二號。新的一年怎個(gè)過(guò),我妄想推到過(guò)完生日再說(shuō),要么像過(guò)去在工作崗位時(shí)一樣,拿一個(gè)生活的“要點(diǎn)”,再請幾個(gè)有學(xué)識,有水平,有閱歷的朋友討論一下,盡量詳細些,一日一日的,一月一月的,事情也寫(xiě)具體明確。隨即遵此辦理。半年一總結,到年終,看是不是能有不一樣的感覺(jué)?

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• 難過(guò)
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責任編輯:羅娜
        本網(wǎng)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(wǎng)絡(luò )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及時(shí)刪除。網(wǎng)站法律顧問(wèn)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(wù)所主任 李剛慶
        主辦單位:陜西網(wǎng)渭南站 技術(shù)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dixierail.com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(xiàn):0913-3362222 網(wǎng)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        陜公網(wǎng)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        
        韩日欧美,性欧美性另类双性人互交,欧美+日本+国产+在线观看,久久国产精品61947
        <menuitem id="wdup6"></menuitem>
      2. <tbody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