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wdup6"></menuitem>
  • <tbody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body>
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  1. 采編熱線(xiàn):0913—3362222

        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        首頁(yè) > 縣市頻道 > 白水 > 正文

        倉頡廟古柏群的年輪里,藏著(zhù)什么樣的年味?

        核心提示: 生命就像一棵大樹(shù),每過(guò)完一年,就會(huì )增加一個(gè)年輪。年輪在增加,年味在不斷地變化。然而,不管如何變化,總有一些揮之不去的記憶刻印在腦海里,那是歲月的痕跡留下的年輪圓圈。

          雪落柏抱槐

        生命就像一棵大樹(shù),每過(guò)完一年,就會(huì )增加一個(gè)年輪。年輪在增加,年味在不斷地變化。然而,不管如何變化,總有一些揮之不去的記憶刻印在腦海里,那是歲月的痕跡留下的年輪圓圈。在倉頡廟古柏群的年輪里,有家國情,有民族恨,有畢沅親書(shū)的“史皇氏碑”、有于右任題匾的“文化之祖”、有啟功病榻前敬寫(xiě)的“中華文祖”、有徐悲鴻求學(xué)征稿的“倉圣畫(huà)像”故事,有滋味各異品不完的年味……

        辭暮爾爾,煙火年年,朝朝暮暮,歲歲平安。春寒料峭,轉眼又是新年。記憶里,一年一度的春節是兒時(shí)心中最美好的期盼??墒?,時(shí)間這個(gè)推手,在周而復始的輪回中,卻磨出了人間煙火中不一樣的年味。

        年是什么味道的呢?在古老神奇的中華“柏群之冠”倉頡廟古柏群或許能找到答案。

        倉頡廟里,列入古樹(shù)名木保護范圍的70余株。千年以上的古樹(shù)40余株,全部列為“特級”保護名木。其中5000年以上者1株,4000年以上者3株,3000年以上者14株。它們姿態(tài)各異,形態(tài)萬(wàn)千,被專(zhuān)家和學(xué)者稱(chēng)為“綠色的國寶、活著(zhù)的文物”。與黃帝陵、山東曲阜孔廟古柏群并稱(chēng)為“中國三大古廟古柏群”。因倉頡廟古柏群平均樹(shù)齡最大,被譽(yù)為“中華古柏群之首”。

        春節期間,白水縣在倉頡廟先后舉行了“春到萬(wàn)家美麗白水”筆墨傳家風(fēng)書(shū)畫(huà)作品贈送、“百鼓敲響幸福年”鑼鼓展演、“龍年盛世詩(shī)意少年氣自華”詩(shī)詞對接等一系列群眾文化活動(dòng),既弘揚中華傳統文化,傳承倉頡精神,也為過(guò)年營(yíng)造了歡樂(lè )喜慶的節日氛圍。

        古柏如筆 書(shū)寫(xiě)過(guò)往

        一年又一年,時(shí)間如水。要問(wèn)有什么能夠見(jiàn)證時(shí)間,也許就只有那最古老的還活著(zhù)的生命——倉頡手植柏了。

        “干喜鵲迎客翹尾巴,柏抱槐死活不離抱疙瘩,手植柏頭在云里插”。在黃土臺塬上,北靠黃龍山,南鄰洛河水的倉頡廟里,一棵5000余年的蒼勁古柏,如傘般覆蓋著(zhù)倉圣陵寢。此柏是倉頡親手所植,名叫“倉頡手植柏”。與此柏作伴的古柏,皆為往圣先賢祭拜文祖倉頡所植。彭祖柏、文王柏、孔子柏,一個(gè)個(gè)美妙的傳說(shuō)故事,以古柏為載體,流傳至今。

        “倉頡造字一擔粟,傳給孔子僅八斗……”在倉頡廟旁,有一條流淌了千年的小河,當地村民叫“孔走河”。相傳春秋時(shí)期,孔子拜倉頡在此渡河而得其名,口口相傳的民謠至今流傳。

        當秦帝國一統天下,推行“書(shū)同文”時(shí),丞相李斯以倉頡為名,寫(xiě)下了中國最早的啟蒙識字書(shū)《倉頡篇》,并以鐵血法令推行全國。

        漢朝末年,皇族劉陶遍訪(fǎng)三老,率領(lǐng)百官,漢延熹五年在倉頡廟舉行了盛大的祭祀,留下了千古名碑《倉頡廟碑》。

        廟內18通古碑,如刻刀在流失的光陰中留下的痕跡。唐代《倉公碑》、宋代《時(shí)大宋倉公碑》、明代《重修案倉公碑》、清代《倉圣鳥(niǎo)跡書(shū)碑》等,朝朝代代,悠悠不絕。

        1939年抗日戰爭期間,有一群人為倉頡墓修建“護墓圍墻”。他們是:“義勇軍進(jìn)行曲”命名人國民黨將領(lǐng)朱慶瀾、參加開(kāi)國大典登上天安門(mén)城樓的共產(chǎn)黨人李象九、靖國軍旅長(cháng)趙子建、當地鄉紳靳子和,東北、河南難民以及各地群眾。

        當時(shí)已是65歲的朱慶瀾將軍,在修繕完畢的祭祀活動(dòng)中對大家說(shuō):“在中華民族亡種滅族之際,一個(gè)銀元能救一條命的時(shí)刻,我們不分地域、不分信仰、不分老幼,聚集在這里,為我們的先祖倉圣修護墓圍墻。這不單單是一個(gè)圍墻,此時(shí)此刻,意義極大!”

        “為了籌糧和休整,來(lái)到白水地區……”彭德懷將軍在自述中寫(xiě)道。解放戰爭時(shí)期,倉頡廟作為西北野戰軍指揮部駐地,一批革命前輩、仁人志士齊聚白水,召開(kāi)了西北野戰軍第一次黨代會(huì )。

        夜幕的油燈下,他們眼里閃著(zhù)光,憧憬著(zhù)新中國的未來(lái)。清晨的薄霧中,他們身披著(zhù)金色的陽(yáng)光在古柏群里穿行。從這里開(kāi)始,一路向西……倉頡廟見(jiàn)證了老一輩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家為爭取人民解放,民族獨立而不屈抗爭的豐功偉績(jì)。至今,廟內還有一通碑石,刻著(zhù)“將軍護圣廟”的軍令。

        年輪如書(shū) 千秋垂名

        “王好比軒轅黃帝哭倉圣,又好比堯舜哭眾生”,這是三秦大地上廣為流傳的秦腔唱段,造字圣人倉頡作為黃帝的史官被千古傳頌。

        倉頡為萬(wàn)代史官首,啟中華文明端。其“文”也長(cháng)也,其“神”也博也!自此后,在中華民族的薪火傳承中,經(jīng)千載而不絕,歷萬(wàn)代而彌新。

        因其文也:點(diǎn)橫撇捺,開(kāi)蒙首篇;論語(yǔ)春秋,諸子百家;浩浩流芳,煌煌千古之文章,皆因字傳。周秦漢唐,宋元明清,無(wú)論歷史變遷,朝代更迭,唯倉頡首創(chuàng )文字,承上啟下,綿延不絕。天南地北,秦魯川粵,只要有漢字,就能相互溝通,師道相承??v觀(guān)人類(lèi)發(fā)展,唯有中華文明一脈相承。

        源其“神”也:春秋亂世,齊國太史三兄弟面對鋼刀利刃,用鮮血寫(xiě)下了“崔杼弒其君”;漢武帝時(shí),太史令司馬遷面對屈辱宮刑,用骨頭寫(xiě)下了《史記》彪炳千秋。北魏崔浩因著(zhù)《國書(shū)》而血濺筆端、左丘失明有《國語(yǔ)》、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、班固修書(shū)、董狐直筆,這些都是歷代史官,不畏強權,秉筆直書(shū),存浩然正氣于天地,留一片丹心于萬(wàn)民。“天地有正氣,雜然賦流形。下則為河岳,上則為日星”。歷朝歷代,他們用血肉之軀,如椽史筆,撐起了中華民族的不屈脊梁。

        文脈如河 源源不斷

        山河垂青史,代代有擔當。近年來(lái),白水縣以堅持弘揚文化自信,傳承中華文明為己任,修繕廟堂,保護古柏,整修道路,擴地植綠,續寫(xiě)著(zhù)新時(shí)代的篇章。

        年年歲歲谷雨節,歲歲年年拜倉頡。谷雨節的白水縣人頭攢動(dòng),熱鬧非凡。每年這里都要舉行“谷雨祭祀倉頡典禮”,這是中華兒女尋根、凝心、鑄魂的文化盛事。“古柏千秋秀,廟堂文字香”。倉頡廟古柏群,已成為中華兒女凝聚親情、守望相助的重要文化地標。

        “殘碑垂偉業(yè),山水共流芳”。撫摸倉頡廟里古老神奇的千年古柏,仿佛能感受到歲月的沉淀,聽(tīng)到歷史的聲音。斗轉星移,時(shí)光荏苒,在倉頡廟的年輪里,時(shí)光也必將會(huì )在這時(shí)刻下一筆。

        時(shí)光如梭,白駒過(guò)隙。古柏于無(wú)聲的歲月中還在悄然成長(cháng),年輪的石磨也在吱吱呀呀,磨出了桃紅柳綠,草長(cháng)鶯飛;磨出了滿(mǎn)池荷香,聲聲蟬鳴;磨出了大雁南飛,稻穗低頭;等到它磨出漫天飄飄的雪花時(shí),也就磨出了年的味道……

        回望古柏群,或許就會(huì )發(fā)現,年味其實(shí)就像是樹(shù)下那一位天真兒童手里棒棒糖的甜美,或許又像是真誠祈福的那一位青年生活中的煩惱,又或者像是在倉頡廟里轉悠著(zhù)的那位暮年老者身體健康的滿(mǎn)足感……品著(zhù)多姿多彩的年,感慨這一場(chǎng)華麗出場(chǎng)、感觸良多的人生,似乎覺(jué)得人人都是在期盼歡快中登場(chǎng)、在闔家團圓中升華、在黯然惆悵中遠行!

        不覺(jué)間,甲辰龍年的春節也將要成為昨天的記憶。然而,關(guān)于年的得失取舍、悲歡離合,卻猶如一道景色各異的風(fēng)景,留在我們每個(gè)人的心靈深處,刻畫(huà)在每個(gè)人的生命年輪之中……

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• 難過(guò)
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本網(wǎng)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(wǎng)絡(luò )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及時(shí)刪除。網(wǎng)站法律顧問(wèn)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(wù)所主任 李剛慶
        主辦單位:陜西網(wǎng)渭南站 技術(shù)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dixierail.com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(xiàn):0913-3362222 網(wǎng)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        陜公網(wǎng)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        
        韩日欧美,性欧美性另类双性人互交,欧美+日本+国产+在线观看,久久国产精品61947
        <menuitem id="wdup6"></menuitem>
      2. <tbody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wdup6"><div id="wdup6"></div></track>